神秘的雕刻家
发布时间:2018-10-29 14:26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想不透自己为何喜爱花花草草,更想不透为何爱那些落花枯叶。假如含苞的花朵标志芳华,那么地上泥里的花叶,便是晚年,像人生。 。我也许是喜爱这一点灵犀相通。 在我的册页里

  想不透自己为何喜爱花花草草,更想不透为何爱那些落花枯叶。假如含苞的花朵标志芳华,那么地上泥里的花叶,便是晚年,像人生。

  。我也许是喜爱这一点灵犀相通。

在我的册页里常夹着叶子,它们不是枯了就是被虫蛀了,没有一片是无缺的。而我深爱着它们,爱那一份饱受风霜摧折却极力保持的生之庄严。年月的轮痕太快也太深,叶片的筋骨在被啃噬之后依旧以它最原始的图画展露,一直没有抛弃去凑集那仅存的不幸的头绪,依旧忠实地看护大地母亲赐予它的身躯发肤,看护它的生命。虽是残损,但这残损是它最令人感动的美。

谁是那奥秘的雕刻家,竟用万物的身体,一次又一次,操练一个草写的死字!

生命能够有不同的姿势,但相同是飞行于真理之海。万物各有其诱人的韵律,而毕竟是以不同的方法在演算一个相同的定理。每张证明的纸上,都写着相同的答案:一个开始和一个最终的坐标点,都是线段。

只不过有人两三笔便推出了成果,而有人硬是不愿歇止,期望算成射线。

我敬重那些不死心的人,他们勇于去争。敢在日常日子中吵些鸡毛蒜皮的不算什么,敢和生命讨价还价的才了不得。

就像我所喜爱的叶片,每逢面临它时,我似乎听到在某个冷秋,那叶子用每一寸绿肉去与时节争持,乃至与冬季商议,到最终,那刽子手只好私自着手,把叶的肉体强啃成一个句点,那是死的标志。

而叶也有傲骨,还以残骸拼它的姓名。我一直知道它隶属于哪棵树,那是它的生之庄严。

当我惊觉自己被莫名的绳子捆得死紧,简直逼我要画了押时,我才想起那片残损的叶子。假如这么简单便把自己交出去,我怎么对得起生命?

所以,谁是那奥秘的雕刻家已不重要,当他满头大汗,还在我身上舞着蠢笨的钝刀时,我已再生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